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
  当前位置:首页 - 散文 - 散文:冬天的树(外一篇)

散文:冬天的树(外一篇)

来源:七五矿工会 作者:qwkgh 时间:2020/1/7 9:21:50 浏览:44

 
作者:谢安群,七五煤矿
 
冬天的树,凋零了叶子,在寒风中静默安详地凝视着这个世界,成为冬日里的一道独特风景。
我的住处距离单位有四十多公里的路程,单位为方便职工上下班开通了通勤班车。在班车里,有的同事低头浏览着手机上的新闻信息,有的相互窃窃私语低声谈论着,有的利用乘坐班车的这段时间稍作休息,我却喜欢把视线望向车窗外,欣赏一路的风景,车外道路两旁的树木在眼前转瞬即逝,从春到冬,我通过树木的繁茂感受着季节的更替。
我常有感于树木顽强的生命力,无论是悬崖陡坡,亦或荒野河滩、田间地头,只要有泥土、沙石的地方,就会有它们生长的身影。
最喜欢出神地看冬天的树,树干上光秃秃的枝条错落有序生长着,直冲向广淼的天空,定睛看,在夕阳的映射下,好似一幅唯美的图画,隔一段距离,树梢顶部的一个个鸟巢是那样醒目,不时几声清脆的鸟鸣,给冬天增添了些许的生机。曾经,春日的生机勃发,夏日的枝繁叶茂,都在冬天这个季节里变成树最美好的“回忆”。
冬天的树,经一场风霜,就会增强一份斗志;历一场严寒,就会凝聚一份力量;沐一阵暖风,就会焕发一份生机,吐露一份蓬勃。在这种与大自然不屈的抗争中,展示着生命顽强的轮回。它们抵挡住寒风的肆虐,经受住暴雪的侵袭,待到春花烂漫时,树木又会迎来一个如火如荼的春天!
我想做一棵冬天的树,在属于自己的土地里快乐生长;我想做一棵冬天的树,从不轻言放弃或悲观失意;
我想做一棵冬天的树,撷取大自然的精华,经受雨雪的洗礼,积聚向前的力量,绽放生命的光彩!

           炊  烟
 
   
   好想念炊烟,那是只留存于童年记忆里的一幅美的画卷。

儿时,每当暮色降临,每家每户的小院落里便袅袅升腾起缕缕的炊烟。在微风中,只需片刻,空气中便弥漫了氤氲的气息。

站在小村外,有一股淡淡的烟气笼罩着眼前四周的天空,站在炊烟的怀抱中,玩耍的孩子们就知道该吃晚饭了,便各自跑回自己的家,怕回家晚了遭到大人的数落。

以前在老家农村,每家每户的院落里都垒着做饭的灶台,一般都是露天的,仔细一点的人家在锅台的上面简易的搭个遮雨的棚子,以免下雨的时候没法做饭。

一到秋天,乡亲们总会跑到村北头的山上,捡些枯树枝,割些枯草,放到家里储存起来,为了冬天的时候用,下雪天是上不了山的。我们小孩子也会结伴去山上捡回家一些能烧火的枯草,但主要还是一起到田地里去玩,拾柴火拾累了我们就在庄稼地里捡一些收获完落在地里的地瓜、花生之类,有时也会用柴火烤着吃。

当时我的父亲是民办教师,在外村教学,一般一个星期才回家一次,家里田里的农活就都落在了母亲一个人的身上,母亲为了多干些田里的农活,总是回家稍微比别人晚一些,每当看着别人家院落里升起袅袅炊烟的时候,我的心里总是莫名得失落。

住在我家的邻居,我喊“三大娘”,她的心地很善良,我很喜欢她,她常常看到我母亲没回家的时候,有时叫我去她家里,有时去我家给我和我姐送点吃的,让我们先垫垫肚子,或者是一碗地瓜稀饭,或者是几个刚蒸好的热气腾腾的大包子。母亲也常常对她说些感激的话,她总是说:“我看她姐弟俩可怜,千万不能饿着孩子。”对于三大娘的无私帮助,我一直深深记在心里,为那份淳朴的乡情。

现在人们的生活水平不断提高,居民生活小区都通上了天然气管道,燃气灶一个开关就点火了,没通管道的家庭也都用上了电磁炉等,在农村生活的烧火做饭的也很少了。我家经过几次搬家,也住上了楼房,如今再回到老家,在村子里,一些年龄大些的老人,还保留着点火做饭的习惯,每次再闻到炊烟的味道,心里总是感到很亲切,仿佛回到了自己年少的时光,想念起小时候的那些人和事。


 

工作动态


图片新闻

Copright © 2011-2015 www.zkgh.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枣矿工会 版权所有
地址:山东省枣庄市薛城区泰山路中路118号 邮编:277000 信息产业部备案:鲁ICP备12015494号